01-Blue sky

 

 那一天的天空,很藍。

 

 

 「……累死了。」

 

 一頭銀髮亂蓬蓬的男孩粗聲嚷嚷,不顧地上泥沙會汙了他新買的披風,大而化之地席地而躺,雙手在後腦勺找了個適當的交叉角度,充作枕頭。

 仰天,他疲憊地闔起眼,敞開的胸膛挺有與天空相擁的豪情;但說實在,他夠累了。

 

 第一次遇上這麼難纏的對手啊。

 

 「唉呀,怎麼躺在這?」

 

 遠遠地聲音傳來,同時一張逆光的臉龐遮了他的天空,居高臨下地打量渾身無力的他;嘴角,還牽著一種令他想除之後快的笑意。「瞧你這副模樣,該不會累了吧?」

 

 「……」

 

 突然之間他不太想搭理那張別有含義的笑臉。總覺得,不管作什麼樣的回答,自己一定都會處下風。 

 

 「喂,不說話啊?」

 

 「……」

 

 「……喂,基爾伯特?」

 

 「……到底幹嘛啦?」他怏怏應話。

 

 心裡好像有點不太爽。

 一半是出自於剛剛和這傢伙的比賽輸得很徹底,一半是因為他居然不知道這傢伙的名字。不管說了什麼都只能你你你地喚著,聽了自己都覺得弱得很……前幾次鬥嘴都鬥不過這傢伙也不是沒理由。

 雖然今早最初的見面時自己很禮貌地先行報上名字,但事後回問時對方卻曖昧地笑笑,接著就毫無預警地向他下了戰帖──舉凡釣魚、抓鳥、獵山豬,樣樣都是基爾伯特熟到不能再熟的玩意兒,以往成績堪稱是全村小孩中數一數二的漂亮。

 

 但這陌生的傢伙卻一一打敗了他。 

 

 非常的,不甘心。

 

 「沒幹什麼啊。」不知道名字的那傢伙跟著坐下,在他旁邊的草地上盤起修長的腿,「只是不太敢相信,你這頭山豬居然也有會累的一天。」

 

 「你說誰山豬!」

 

 「基爾伯特囉。」

 

 「你!討討討打嗎!別以為我累了就不會揍人,你這──」他突然結巴了。

 

 聽到基爾伯特極不自然的斷句,那人狐疑地轉頭,束在後腦勺的長馬尾甩了一下,完滿的弧度令基爾伯特想起他的小馬被他梳得整齊服貼的尾巴。「……你又怎麼了?」

 

 「……呃……」

 

 「話要說不說的,很不像你啊。」

 

 「……」我們才認識一天不到吧?況且比起言語,用汗水或拳頭對話的次數不是更頻繁嗎?始終高興不起來的基爾伯特暗忖。這來路不明的傢伙看在他眼裡夠詭異的了,明明是張沒被他記過的臉,那笑容卻藏著一種只對熟人釋放的溫柔……

 

 但與其追究彼此是否見過,基爾伯特不如相信這不過是精力發洩過頭的後遺症。對,全都是錯覺。

 

 「……好吧。如果你不想說的話,我也不逼你了。」見基爾沒再接話,那人別過頭,負氣地向著遠方地平線噘起嘴。平常,那裏是夕陽洛下的方向。

 

 「喂,這樣扭扭捏捏地嘟嘴幹嘛!」逮到對方好欺負的破綻,突然間精神通通起來了,基爾伯特用力挺直還在發疼的腰桿,哈哈大笑之餘拍著對方垂下的肩:「還說我奇怪,這樣女孩子氣的,才不像你這傢伙吧!」

 

 「……咦?」那人愣愣地張大眼。基爾伯特說不太出來,那到底是驚訝或困惑。

 

 「你不知道你嘟起嘴時很娘嗎?」盡其所能地想靠嘴巴替自己的失敗扳回一成,基爾伯特說得可暢快:「還有啊還有,剛剛你的側臉看起來真的夠沒男子氣慨耶,無論是眼睛啦還是睫毛啦還是臉蛋,橫看豎看都讓人覺得根本……」

 

 他又啞了。

 

 沒辦法,把『根本就是一個女孩子啊』這話脫口。

 

 ……腦海裡,居然久違地浮現即將一語成讖的預感,警告他的舌頭別擅作主張。

 

 「根本……什麼?」

 

 那人歪頭,眼裡瞳仁的青綠,讓他想起上午在森林爬樹的自己,拼著要抓住最後一隻足以反敗為勝的大鳥、卻狼狽仰天摔下時眼中枝枒蔽天的那種青綠。

 

 那雙眼睛,真的是又圓又大啊──……

 

 「……到底什麼?別敷衍我啊,基爾伯特!」

 

 「……哦,其、其實也沒什麼啦!」差點被對方眼眸吸住的他乾笑,「我只是想說……如果你是女生的話,八成會是個兇巴巴的男人婆吧哈哈哈哈!」

 

 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。

 因為對方的臉色很明顯地沉了下來。

 

 「是哦。」那人的聲音很顯然地正在壓抑某種他叫不出名字的不滿。「你要說的,就這些?」

 

 「呃……大概……」

 

 「那掰掰。」

 

 應聲,那人站起,伸手拍拍褲子上的草屑便要一走了之。動機都來不及細想,基爾伯特突如其來地爆出一句挽留。

 

 「等等等等等一下!」

 

 那人的步伐僵住了。至於只是為聽話而留步、或是真的被基爾伯特快破音的吶喊嚇到,大概就像基爾當時想出聲叫住那人的原因一般,都是當事人也無解的謎吧。 

 

 「……你又怎麼了?」

 

 納悶之餘,那人半轉過身,微風帶起沒紮好的餘髮、很漂亮的亞麻色飄呀飄的,那種飄逸感令畫面遙不可及了起來──看在眼裡,基爾伯特是這麼覺得。

 

 ……很不想承認地,他有點怕從此遇不著這位不知名的陌生人。

 找不出任何理由解釋,就是有股害怕失去的感覺。

 

 明明看來年歲相近、個頭也沒差上多少,但無論什麼比賽都略遜一籌的基爾伯特湧現想與對方深交的衝動──但好像,很難說出口啊。

 

 這樣拖泥帶水的,果然很不像他。

 

 「你要……」基爾伯特努力隱瞞起那股不安,「……走了?」

 

 「對呀。不行嗎?」那人被基爾伯特的語焉不詳給攪糊塗了。但在打量過他彆扭又緊張的表情之後,心裡自然雪亮起來。

 

 「啊,」洞悉了他人心事而得意的微笑,「難不成你怕我再也不回來找你玩?」

 

 「才才才才不是!」一語中的的犀利令他紅了臉。可惡,自己就這麼好捉摸嗎!到時回村一定要請教一下全村最恬不知恥的法蘭西斯,怎麼樣才不會又結巴又臉紅的啊!

 

 那人噗哧一笑。「……哎,你……臉那麼紅幹嘛呀?讓我想相信你的話都不行了。」

 

 「本、本大爺才沒有臉紅!」基爾伯特喊出聽來自己都覺得無力的狡辯:「因為天氣太熱了啦!還有流汗的緣故!再者本大爺也沒有任何想挽留你的意思哦!才沒有……想跟你做朋友的念頭你可不要自作多情!」

 

 「語無倫次的……」那人微笑,「……真的,很不像你耶。」

 

 滿臉通紅的基爾伯特又傻了。

 對方的一舉一動,再再告訴他彼此絕非僅有一面之緣的陌生玩伴。

 

 ……但他們真的曾經認識嗎?

 基爾伯特心虛得很不確定。

 

 「看樣子,你好像很了解我喔?」半諷刺半套話的,他嘀咕。

 

 「是不陌生啊。」那人撩撩斜分的瀏海,藏有一種柔軟情感的細眉若隱若現,「……其實我不是第一次聽見你的名字了。」

 

 「可是,這樣不公平吧。」

 

 「咦?」

 

 「我可是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耶。」不想被那雙彷彿可以看穿一切的目光盯上,基爾伯特移開視線,用意欲蓋彌彰:「這樣子,根本就還是陌生人吧!」

 

 「……哦。」

 

 哦?

 不是好也不會是不好……這什麼微妙的反應啊?

 

 「其實……嗯,好呀,告訴你也無妨。」

 

 「喔喔?」對方的爽快令基爾伯特有點驚喜。早知道就先問了,婆婆媽媽的自己到底在幹什麼啊!今天一整天渾身都不太對勁,是因為沒找朋友們一起玩的緣故嗎?總覺得,好像不夠男子漢了啊……

 

 「只是呢,有個條件哦。」

 

 

 他的眼,和不是他的。

 

 目光遇上。

 

 

 「當你知道我的名字之後,就不可以再見面了。」

 

 

 【02待續】


 

本來第二篇還是想寫菊灣的,但突然起了普匈的念頭,便大膽地嘗試下去了(笑)

這次是架空設定,詳細的部分會在以後的篇章陸續說明。但學業緣故作者更新速度不是很快,還請多多見諒呀……

那麼下回再見囉(笑)謝謝您的閱讀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紫陽花 的頭像
紫陽花

繡球花隅。

紫陽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c36s3
  • 找﹎了好□久○終於□-○找~到gAy專◇用□春.藥○

    577uP.cOm
  • 訪客
  • ○讓你的產品更多人知道
    x.co/3bMhH